qc302 xz05 90e0h
976 87932 x20104
当前位置:FX168财经网 >> 资讯 >>

“电解液一哥”天赐材料推最高5亿元回购计划,能重返千亿市值吗?

时间:2022-06-10 10:39  |  来源: FX168财经网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股价较峰值腰斩后,“电解液一哥”天赐材料(002709.SZ)推出回购计划。

天赐材料6月9日晚公告,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回购不低于2.5亿元且不超过5亿元公司股份,回购价格不超过人民币50元/股。本次回购股份将全部用于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或员工持股计划。“回购的原因一个是低估,同时公司要做股权激励。”天赐材料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

大盘回暖加上回购消息刺激,6月10日,天赐材料高开高走,全日上涨8.73%,收于46.60元/股,最新市值近900亿元。

天赐材料近年业绩良好,近半年股价却下行至腰斩。电解液价格在经历一波大涨后近三个月回落超过30%。此时,公司正大建产能。近一年,公司新上多个扩产项目,尤其在近三个月以每月一个超10亿元项目的速度在推进。

天赐材料重返“千亿市值俱乐部”并非难事,但高位扩张或加速产品价格回落,能否摆脱周期宿命,或许是长线来看更需要关心的事。

极度依赖“宁王”

从回购占比来看,天赐材料的此次回购量级不算大,最高5亿元,较其当前市值无异于沧海一粟。按回购金额上限测算,预计回购股份数量不高于1000万股,约占公司目前已发行总股本的0.52%。按公告当日收盘价为42.86元/股,回购价格上限超现价16.66%。

回购金额有限,天赐材料少量回购传递出的是公司对当下股价表现的不满和对公司未来前景的信心。

天赐材料以日化材料业务起家,经历多年布局,如今公司产品主要包括锂离子电池材料和日化材料两大板块,且锂电池材料业务已成为公司第一大核心业务。

天赐材料当前最主要产品为锂电池四大原材料之一—电解液。电解液作为锂离子的“血液”,在电池正负极之间起到传导输送能量的作用。截止到2021年,天赐材料电解液国内市占率提升至33%。

新能源汽车的兴起,动力电池的需求激增,带动了电解液市场的壮大。作为行业一哥,天赐材料业绩同步爆发。公司归母净利润由2019年的不足2000万元上升至2020年的5.33亿元,2021年激增至22.08亿元。

自2020年3月底至2021年10月的一年半时间里,天赐材料完成了高达11倍的上涨之旅,市值一度超1600亿元。

自此之后,天赐材料业绩仍在高歌猛进,股价却滞涨。高基数之上,公司今年一季度便完成了14.98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4倍。然而,市值半年腰斩,失守千亿市值。原因何在?

天赐材料的成长离不开“宁王”宁德时代的崛起。去年年报显示,天赐材料有约56亿元的销售收入来自于宁德时代,占全年营收的一半。在2020年,天赐材料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额只有10亿元出头,营收占比25.56%。因此,宁德时代的一举一动也影响着与其深度绑定的天赐材料。

在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业绩出现了下滑,因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其归母净利润下降23.63%。近期又有市场传闻称宁德时代二季度业绩低于预期,或会确认十余亿元的期货投资损失。对期货投资损失,宁德时代予以否认。

宁德时代股价因而回调,天赐材料股价与其回落趋势基本一致。

此外,因锂资源短缺、价格高企,为缓解对锂资源的依赖,宁德时代正布局纳离子电池产业链。宁德时代6月10日表示,计划于二季度内正式发布麒麟电池,同时公司已启动钠离子电池产业化布局,2023年将形成基本产业链。

钠电产业链与锂电相似,需要正极、负极、隔膜及电解液,需要开发适配正负极材料的新兴独特电解液体系。而天赐材料当前产能和计划中的产能则均围绕锂电池材料而来。

“我们已经有在规划六氟磷酸钠产能,”天赐材料证券事务部人士对界面新闻称。他还表示,公司在建项目暂时没有相关产能,不过宁德时代纳离子电池产业链布局公司也有参与其中,“纳离子电池与锂离子电池电解液工艺相似,只需要将六氟磷酸锂产线切换成六氟磷酸钠,进行部分生产线工艺改造即可。”

虽纳离子电池对锂电池尚未构成替代,只是补充作用,但纳电池量产且商业化运用,对天赐材料也是危与机并存。新的领域需要新的产能投入,也或有新的竞争者入局。

产能凶猛扩张,价格急转直下

天赐材料近一年频频在电解液及正极材料领域大扩产,近三个月更是每月披露一个超10亿元投资的项目。

  • 6月2日,天赐材料公告,公司在广东江门设立全资子公司,投资12亿元建设“年产20万吨锂离子电池电解液项目和10万吨锂离子电池回收项目”,建设周期12个月。

  • 同日公告,公司对宜昌天赐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增资3亿元,以进一步推进年产30万吨磷酸铁项目建设进度,加快公司正极材料的布局。对全资子公司德国天赐增资1800万美元,便于后续海外项目的开展和推进,推进公司锂电池材料国际化发展。

  • 5月6日,天赐材料公告,将通过孙公司福鼎市凯欣电池材料有限公司,建设“年产30万吨锂电池电解液改扩建和10万吨铁锂电池拆解回收项目”,项目总投资13.32亿元,建设周期18个月。

  • 4月15日,天赐材料拟通过控股子公司宜昌天赐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年产30万吨磷酸铁项目(二期)”,项目总投资为10.05亿元,建设周期9个月。

早在去下半年天赐材料更已启动多个项目。

  • 2021年10月,天赐材料拟设立全资子公司四川天赐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投资15.3亿元建设30万吨电解液项目和10万吨铁锂电池回收项目。

  • 当年8月,天赐材料披露四项投资,涉及资金超过50亿元,包括年产20万吨锂电材料项目、年产35万吨锂电及含氟新材料一期项目、年产9.5万吨锂电基础材料及10万吨二氯丙醇项目等项目。

  • 再往前的2021年6月,天赐材料计划投资超20亿元,建设三个项目,包括年产30万吨磷酸铁项目(一期)”、年产15.2万吨锂电新材料项目和年产6.2万吨电解质基础材料项目。

上述这些项目建设周期在12个-24个月不等,尽管近期天赐材料公告部分项目有延期,但完工时间仍在年内。

“新产能陆陆续续在未来几年投入,持续至2025年。今年也有个别项目投产。”天赐材料证券事务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对之后还是否会上马新的扩产计划,上述人士称,暂不确定,“要看情况,如果有新产品还是会公告的。”

据东吴证券研报预计,2023年-2024年天赐材料具备120万吨以上电解液配套能力。

供需不平衡是导致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电解液价格上涨之因,大扩产后,大概率也会因此成为平抑价格之果,产能过剩风险同步上升。

对是否会出现产能过剩,天赐材料人士称,公司是根据下游需求增长的情况、公司市占率,进行测算才去做的。

新能源汽车行业整体前景一片向好,但依然存在周期变化。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电解液价格回落曾严重影响天赐材料业绩。

电解液磷酸铁锂价格曾走出“V”型反转,由2017年底的5万元/吨跌至3万元/吨,后回升并于2021年10月突破11万元/吨关口。在2019年新能源汽车的周期低谷,天赐材料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96.42%,仅有1631.9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电解液价格自今年3月中旬起开始向下,又从11万元/吨回落至6月10日的7万元/吨。

扩产是否会出现价格回落,对此,天赐材料称,价格存在下跌风险。“电解液价格之前价格偏高,但我们并没有赚这部分涨价的利润。我们与客户是长协锁定的价格,比市场价格要低。因此价格涨跌对公司的影响不大。”

天赐材料表示,未来两年,公司电解液核心添加剂的产能将不断提升,随着核心材料的自供比例逐渐提升至90%以上,公司的成本将会控制在较低的水平,“我们希望在价格出现较大波动时,仍然能够控制在1万元左右的单吨净利润水平。”

西部证券分析师杨敬梅认为,2022年电解液龙头订单中长单占比过半,预计到年中前仍将执行2021年价格。此外,电解液环节材料成本传导通畅,碳酸锂涨价基本能传导至下游,预计天赐电解液的毛利率仍将维持35%以上。

2021年4月27日,天赐材料10转7股后,公司股价快速走出填权行情,一个月大涨超50%;2022年5月16日,天赐材料再次10转10高送转,公司股价还在犹豫,填权行情暂未显现。

回购能带来的作用有限,未来的产能释放,公司是否能穿越行业周期,才能决定天赐材料的未来。


编辑:笑笑